J25300

所爱隔山海/三

这回有点少,充电线的长度限制了我的思路。qwq


这里倒和当初一样,金凌看着自己带魏婴一起出去,一脸无奈的自己和虎头虎脑的魏婴,扎个高马尾的后脑勺让金凌想动手揉揉。明明看着就很搭嘛。

江澄和蓝忘机没有双杰之间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尴尬,他们两不过就是单纯的互相看不顺眼,魏婴不在,这两人的气氛就更怪异了。二人只是简单说了一些两族事务,他们话都不多。不多久,金凌就看出来点不一样,这两个人都在不动声色的打量对方,但叫他从谈话上却又听不出来个什么。……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江澄起身挥手召来管事,魏婴和蓝忘机在莲花坞的日子就开始了。

魏婴的状况时好时坏,有时候能带着金凌上山打鸟下水摸鱼,有时候想起来些什么,十五六岁的少年身就带上了风尘仆仆的疲惫,再坏一点的时候,他身上会弥漫着一种绝望。蓝忘机和他的房间是分开的,他就一个人在屋子里,躺在床上地上,发呆。大概想起来的那些事,都不是什么好事。 而记忆恢复的魏无羡,就得开始搞事了。在江澄所看到的里面,魏无羡常常会去一个杂物间以及这屋子后面的一颗大树上。如果收拾收拾,这房间大体可以看出,原来是住人的。甚至从这房间的大小和布置看,这还是个不错的住处。金凌记得莲花坞有个说法说自从夷陵老祖身陨,江澄就开始大力改建莲花坞。

金凌突然看到了角落里面的一面铜镜,那是梦里的假江澄把魏婴打了一顿后,把他拉到镜子面前,叫他看自己鼻青脸肿。因为推得太过用力,那镜子曾被打破了一个角。

江澄拿起这面镜子,这镜子完好无损。

难道魏无羡也在做那样的梦吗,还是说那梦里的事是真实发生的?金凌不信。

再一次的,魏无羡失忆又好转。

江澄又做梦了,这一回的魏无羡,已经是以夷陵老祖之身回归的魏无羡。

魏无羡长的好看,一身黑衣,一支鬼笛,让人难以接近。这回,是在一家酒馆,他身边围着三五个女子,不远处还坐了一个抱剑的男子,衣服算极简便的,金凌记得,刚刚经历一场恶战的人,或者走了很久的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人才会有这样的。魏无羡给他敬酒,他也一语不发只是把头偏开。魏无羡也不恼,只是笑笑,把那杯酒放在桌上,听旁边的姑娘弹曲。二楼像是被包场似的,只有这热热闹闹的一桌子。

然后江澄就上了楼,他径直走到魏无羡面前,曲子一停金凌才发现,周围都安静的不行。那几名少女退到魏无羡身后。这楼有点太冷了,那剑客也抬起头看着江澄,少女们盯着江澄,脸上带着怨毒。这几个人,只怕不是活人。

梦外的江澄看着这个刚刚当上宗主的江澄,冷笑或者气愤,亦或是不动声色,太像了,哪怕是说话方式,他们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那江宗主说:“给我滚回去。”魏无羡回头对鬼魂们敬了酒,他们回了礼就退下,掩入阴影了。魏无羡一句话也没有说,乖乖的跟在江澄后面,回了莲花坞。没有鬼魂扶持的夷陵老祖,又失去了金丹,以前或许是不愿打,现在他是真的打不过江澄了。江宗主宽宏大量,他日子也就好过些;什么时候江宗主生气了,那也就受着。他拿不准江澄什么时候要生气,但他知道什么时候是要大事不好了。

这场梦醒来的时候,魏婴正在敲门。

他说江澄。

梦里的魏无羡与梦外的魏无羡重合,他的身体正是在重建莲花坞时的魏无羡的年纪。

“那个梦,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待续,下回还放在这一篇里

关于所爱隔山海

这个周的更新在第二章里,我调整了一下篇幅。也就是一二合为一,三四合为二,其他的待续呀。

所爱隔山海 /二

金凌看到魏无羡的时候,他在发呆。

这个身体长得很快,现在的魏无羡已经比金凌要高上一些了。蓝景仪说他之前看魏婴,就像在看孩子,"金凌你快收收这个慈爱的笑!"但是看着一个矮他一头的小鬼这么能闹腾,把他小时候想做不敢做的事做了个遍,就让他忍不住表达一下欣赏之情。而现在这个身高总算是叫他又转回来了。蓝景仪蓝思追是在几天前城外遇到的,他们两被派去除邪祟,回来时路过云梦,便想着来看看。现在已经回了姑苏。

魏无羡坐在屋前,看着他的手心。大清早的太阳还不热,只有微微一点湿气,太阳下影子打的也薄,他整个人静成了画像。

这个不皮会死的人竟然也会这么乖巧,让金凌想笑他,但马上就笑不出来了。他这个大舅舅,性子洒脱,但对着蓝忘机,就有了那么一点顺从的味道。

哪怕是什么都忘记了的时候,他也没有向金凌向江澄问出他师姐的事,现在想想,是蓝忘机路上叮嘱的吧。对少年时代的魏婴来说,蓝忘机就是个小古板,但是他还是不由自主的要靠近蓝忘机,哪怕不说话,每天要见得到他才安心。

说到顺从,昨天傍晚,金凌晃悠悠跑到魏无羡房前,就听到不可描述的事情。“你醉了”他听到魏无羡说。但蓝忘机没理他,把他给压在了床上。金凌还是第一次正正直面遇到这种情况,心下一慌就想跑。但魏无羡一句“住手”“不要”又让他顿了脚步。

魏无羡那会身体还没抽条,加上蓝家人,多半祖传的力气大,虽然这时候的魏无羡并不很乐意做的样子,但没人打扰的话,这事多半是圆满了。金凌是个好孩子,这个时候他的第一反应还是纠结要不要上前去敲个门救下魏无羡的。

他抬手的一瞬间,电光火石一刹那,突然记起魏无羡教过他的一招防身术,那么问题来了,依照魏无羡的能力,他要想挣脱,会做不到吗。再听过来,这就带了一点欲拒还迎的味道,这分明是人家两夫夫的情趣!原来自己离死亡就差那么一点点

……么的死gay,耳边回荡着江澄的声音,金凌默念非礼勿视非礼勿听悄悄退下了。

他们两个人要说顺从,究竟谁顺着谁多一点还真不好说。

好吧,这个晚上的魏无羡是蓝忘机的。

不,每一天的魏无羡,都是蓝忘机的,不是他金凌的。

断袖怕不是会传染。金凌没在这上面想太多,匆匆离开了。

最近江澄和魏无羡似乎变得奇怪了不少,他们很少见面,准确说有那么一点魏无羡在躲江澄的感觉。江澄对魏无羡的态度也不似从前那般,多了一点跃跃欲试,有时候他看着魏无羡,不知心里在想什么,但不像好事。现在金凌只想骂上次去找魏无羡谈了一晚上的自己,舅舅就是因为他变得奇怪的,问他,能问出个皮皮虾哦。

金凌走过去站到他面前,帮他挡住了冬天这样带着湿气的阳光。周身凉快了一点,魏无羡抬头看他。

他说,我都想起来了。

每一回,他都要重新想起失去亲人的痛,一遍,又一遍,前天他看不到师姐,他会想师姐是出远门了。昨天他看不到师姐,他想着师姐在金家,正抱着金凌在休息。但是今天,他醒过来,便不得不接受,他再也见不到她,见不到他们的事实。他曾会明天抱有希望,但现在一切都是假的。他被逼着,他也逼着自己一遍遍想到过去,那些是他再见到这个世界时就不敢再想的事。

真累啊。 

之后,魏无羡和蓝忘机回了姑苏。那晚上雪挺大的。

要过年了。

江澄曾让金凌带魏无羡去金家坐坐,去兰陵散散心。当面金凌说不好开口,他要来自己便来了。可过后,还是上了姑苏。金小公子这嘴硬是和江澄一模一样。其实是想叫他来云梦的吧,金凌想。

第一次去云深不知处,他扑了个空,魏无羡不在。“他们去夜猎了?”“含光君在闭关,他们没在一起。你要找他,可三四天后来。”蓝思追还是带他参观了一遍云深不知处,金凌虽早有耳闻,在亲眼见到的时候,还是不住吃惊。魏无羡能在这种条条框框的地方过下来??金凌不禁感慨了一下爱情的伟大。难怪蓝忘机闭关魏无羡不留在这要出山。

第二次,见到了,但被魏无羡拒绝了。他们那几天好像特别忙。魏无羡把他带到自己房间,他和魏无羡扯皮,说你都不想你大侄子。魏无羡说你也铁石心肠不来找我。后来魏无羡给了他个红包,是枚玉佩。从他怀里拿出来的,像是早有准备要给金凌。低头时他看到魏无羡脖子上有两道发青的指印,他几次要问,都被魏无羡岔开话题。魏无羡向来直爽,这样岔开话题自然叫人起疑。金凌紧抓着他的手腕,问他到底怎么回事。这副紧张的样子让魏无羡也跟着严肃起来,

“金凌。”

“嗯,你说。”继续盯。

“……”

“说啊!”

“哈哈哈哈哈。”

“神经病啊!”

魏无羡说这个不好开口,叫金凌紧张半天,更加穷追不舍加死缠烂打,叫魏无羡绕不开这个话题。虽然爱打爱闹,这样的人被家暴起来,这样的反差才真叫人心疼。

“那你不可以告诉其他人尤其是江澄。这个事关系重大。”关系脸面。

“好。”

“其实……,”

“是我自己弄的。”

“???”

可以可以,是个狠人,疯起来自己都打。

“打扰了。”

蓝忘机你快看看你媳妇无聊到打自己玩了。以及,舅舅说的果然没错,这样来晚一点魏无羡他不得把自己玩死。

“那过几天我来接你,去兰陵逛逛。本来就闹,这要憋出病来可没人要你了。”

“你和含光君说说,他要愿意来就一起来。”

魏无羡摸摸他的头。



金凌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个梦,他甚至感到一阵深深的恐惧,但他醒不过来。他看到在一片漆黑里坐起身,他身体很沉,踩在地上像踩上了很深的坑,被一层又一层,软而流动的叶子填满的坑,坑底有人,趴着的、站着的,在下面长长的伸着手,他们要把他扯下去,只要腿一弯他就能倒下去。他撑着自己,树上有几个人吊着,他们的手捶下来,脸上带着僵硬的笑,金凌没有弯腰,他直直走过去。他轻推门出去,借着月光,不急不缓走向他舅舅的房间。这会的江澄睡得很沉,像尸体一样,连呼吸声都没有。金凌看着他,拿手捂着左眼,又把右手伸向江澄的眼睛……“!!”

金凌感到左眼一阵剧烈的刺痛,头在疯狂的发出嗡鸣。一只手指甲深深抓着头皮一只手紧紧捂着眼睛,连呼吸都是痛的。所幸这痛来的奇怪去得也快。他挣扎着睁开眼,眼前只见得一片血红。刚刚那个梦太过真实,痛感渐渐减弱,金凌躺在床上,大口喘气,直到眼前慢慢由红变回本色。起身点上蜡烛,借着烛光颤抖着把手放开,金凌看到自己的左眼红的滴血,镜子里面像另一个人,明明觉得自己现在狼狈极了,偏偏镜子里面的他面无表情看着自己,只有眼睛,两个人眼睛都是一样的红。

这要只是一场梦,那也是他从没做过的恶梦。头一回在云深不知处留宿,就遇到这样的梦,还梦到远在云梦的舅舅,这事来的怪异。

坐在桌子边想通关节,金凌起身就想去找魏无羡,看看天色又停了脚步,转身去洗漱。到中午去找魏无羡,才知道他难得醒这么早,蓝景仪说可能是含光君的影响吧,魏无羡醒的挺早的。金凌下意识想到他怕是就没有睡好。

面对魏无羡,金凌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大错特错的决定。魏无羡这里,他什么也刨不出来。两个人就坐着,偶尔说两句,又很快安静下来。魏无羡现在该有他二十岁的样子了,他低头的时候眉眼也挑着不羁,不是个轻易顺服的。他长的还是和莫玄羽很像,但眉眼又不一样了,很多地方都不一样。原来魏无羡这样的人,他不笑的时候,自动就把人远远推开,两个人像隔着一座大山。金凌突然不想不起来他们两平时是怎么交流的了。他想开口,却说不出什么,他便也赌气一样不开口,可到头来把自己憋的更气。

像一口血涌上脑门,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金凌已经动了嘴:“你真忙啊。”语气不咸不淡。

魏无羡道“说什么呢,我这闲人一个。”

“走了。”

于是在傍晚时分,他拍开了魏无羡在他肩膀上的手。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御剑离开了,后来魏无羡还是在蓝曦臣那里才得知小金宗主已经离开的事。

看到江澄一切安好的时候,金凌才终于放心。说蓝家苦行僧的生活他可受不了,回房了。

之后他真的不再想魏无羡,要练剑,要修行,作为小金宗主,他真的很忙。闲暇时又不免想到金光瑶,其实小叔叔真的很不容易。在最初的不理解淡去以后,那段陪伴毕竟是真实存在过的,他放不下。

说是再也不早去贴人家的冷脸,那块玉佩碎了的时候金凌还是慌了手脚。他反应了一下,然后慌了。他把玉放在了顶上的一个木盒里,却不想盒子整个掉了下来。蹲在地上手里抓着几块碎玉,金凌呆在那里。他突然就觉得委屈,魏无羡不理他,他还这么没出息放不下他。最后把碎成几块的玉佩还是按着原样放回盒子。

他就想,魏婴会不会是故意的,这么通透一个人,是不想他掺和到这些事里面所以把他气走吧。

但这个答案也没能让他开心半分。

怎么就对这个人这么变扭呢。

没出息。

心烦什么呢?

那个整天招惹人的魏婴。



魏婴小时候不是这样的,没有那么招人厌。瘦瘦小小,衣衫破烂,却一副天生的笑脸,金凌跟着他,小小的人饿着肚子坐到路边,手手脚脚被冻得通红,刚刚坐下,看到远远有狗过来,又被吓得马上爬起来跑开。他也拿仙子吓过魏无羡的,现在那一点不剩多少的解气全变成愧疚硬生生砸过来,金凌手足无措,避无可避。小魏婴在泥巴地里摸爬滚打不知多久,这样的日子太难熬。后来他遇到了江枫眠,拿块瓜就把小魏婴抱回了家。“然后就好了吧。”金凌想。可是小魏婴初到莲花坞被江澄拿狗吓,叫他走开,小魏婴找不到路,金凌一路跟着他,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紧紧扒在树上,他想叫他小心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只是呼吸一紧。就好像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江厌离,原来母亲是这样子的,真的很温柔啊。那个时候小小的瘦弱的身体,背一个,抱一个,却眉眼温和,看到两个弟弟结成好友笑的温柔。被抱着的江澄对着小魏婴笑,他说“这么好的师姐,你怎么舍得害她落得这种下场?”被背着的小魏婴看向那个小江澄,江澄就笑。金凌感觉不对劲,他想上前拉住他们,当然,他什么也没能做到。

江厌离把他们背到房间里,不多久,在房子里,传出少年江澄的声音,“你这张嘴,只会惹是生非。”

金凌意识到他的身体已经随着声音过去了,那个门没有关,敞着一道大空。背对着金凌,江澄拿符纸拍在那个少年魏婴嘴上,魏婴捂住被打了一巴掌的嘴,江澄看他一眼,他立马把手放下去了。大概也是那个江澄教的,魏婴背着手没敢动。江澄就一巴掌接一巴掌不快不慢打在魏婴脸上。房里昏暗,两个少年的动作却看得清楚。江澄又踢他的腿,“跪下去,磕头。”这个魏婴简直太顺服了,魏婴不知道是要给谁磕头,他能想到的解释只有这个人真的很不喜欢他。一,二,三……江澄突然从后面给了他一脚,魏婴顿了顿,爬起来继续。他不断刁难,却也不曾见魏婴反抗半句。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因为金凌的好奇心,魏无羡曾说过不少他和江澄的少年往事。大多是意气风发,盛年盛事,和这样的背景相差太大。

这边江澄搂着嘴巴还被符纸贴着的魏婴出去——甚至头上还带着血迹和青紫。明明是带着师弟们上山打鸟下水摸鱼的魏无羡啊,就这样乖乖巧巧的站在那里。看到这样子的魏婴,是要来戏弄他的。他们骂他,他便低着头听,他们要动手,他就受着。他站不稳,拉扯间衣服被扯开,上面青青紫紫都是被打过的痕迹。他们把他衣服扯掉丢到一旁水塘里,魏婴就蹲下遮住自己的羞耻。他把自己抱得紧紧的。在阳光下他挡无可挡,避无可避。十三四岁的魏婴,比他的师弟们还瘦小,被那些人拉起来羞辱,他挣扎着却挣不脱。

金凌气的脑门血上涌,想上前又想起他的身体完全不听使唤。

他听到一个声音说“这是他该。”是少年江澄,江澄回头来看他。

一瞬间,曾经的无数次出现在梦境的画面与当下合二为一,金凌站在那个房子前,少年江澄在里面,回头来看他,他笑。金凌突然意识到,他不是对着自己说,是对着江澄,那个被金凌借了一只眼的,三毒圣手江澄。

他醒过来,不,不对,是江澄醒过来。金凌还在梦中,这是江澄,他推开门,听闻了魏婴的消息,然后,看到了那个梦里面才能再见到的少年魏婴。

……这是来找江澄的那一次,那个时候!

金凌看到自己带着小魏婴出去,他包的严严实实,看不到身上是否有那些被打的痕迹。

—————————————————

/重新调整了一下顺序,今天的更新在这一章里面哟。

所爱隔山海 /一

涉及忘羡,凌羡(是的你没有看错),澄羡等(ಥ_ಥ)

我的口味真是可以被拉出去打的那种


金凌没有想到,他真的认识这个13岁的魏婴。

事实上,在门前见到蓝忘机和这个变小的了的魏婴时,他几乎一下就知道了,这个是他梦里看到过的人。

那个梦说来很有一些历史了。在金凌短短十几年的记忆里,他看到这个少年过不下百回,这些似乎是梦。但真的追究起来,他也说不清第一回看到这样的画面究竟是真实还是梦境。

这些大多是发生在一个大晴天,太阳照的叶子发亮,地下的阴影更显浓厚。一片寂静的中午。他在屋后站着,在那间低矮的暗沉的房子里,看到舅舅将那小少年带到身边,让他爬上高凳站着,舅舅解开少年的衣带,一件一件脱下他的衣服。那个小少年拿手抹眼泪,他怕的全身发抖。金凌想再看仔细些,江澄一转头,直直的和金凌对视,他就被吓醒,向来这样。

白天再回想那些画面都失了颜色,只见黑白。他好像听到过声音,又好像什么也没有听到。

那个暗暗的房间里,江澄变着法欺辱那孩子。有时候是脱衣服,有时候江澄拿了紫电迫着那孩子在地上爬,被抽得摔倒在地还要马上起来接着爬。有一次那孩子跪在床上双手高举着向江澄求饶,被一耳光甩上床……屋里一物一器与现实分毫不差,他就隔得远远的,在角落看着这一切发生。不由得他想,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发生过的事。

但是没有,他从来没有在莲花坞看到过与他年纪相当这般一身黑衣打扮的小少年,更没有这般相貌的孩子。而且,他不认为舅舅会做这样的事。

那个孩子是谁,他又是为何要受这样的虐待。他有一段时间没有做这个梦了,他以为这个疑是没有机会解开了。

直到今天,他看到魏婴。不知为何变小了的魏婴,衣服、装饰都像极了那个孩子。他被仙子吓得窜到蓝忘机怀里,紧紧抱着蓝忘机的脖子,发尾随着主人的动作颤抖。

金凌紧紧抓着小魏婴的手臂要把他拉过来,他想要真真切切的看清他的模样。他太过震惊,没有听到小魏婴的呱啦乱叫,又好容易才勉强找回一点理智抖着声线求他把狗牵走,直到蓝忘机淡淡看了自己一眼才回过神来。

这样相貌,江澄看到的第一眼,也移不开眼睛——这分明是十几岁的魏无羡。

据魏婴的说法,这或许是献舍的后遗症。那天他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就变成小孩子的模样了,越往后样子也越来越往魏婴的相貌上靠近。如果只是这样便还好,但每隔个几天,他总要失去几天现在的记忆,变成当初的魏婴,然后理智回来。周而反复。不太妙的是,一个小魏婴没有记忆的时间越来越长,二个一旦没有了记忆,他吵着闹着要回莲花坞。这回也是在路上才慢慢恢复的些许记忆。不过是能认得出人来。

谁都不愿提起金丹的事,但如果能和金丹离得近些,对魏婴用处又极大。眼下也由不得他们选择了。

这会天气还早,蓝忘机和江澄也想趁这个机会商讨一些要事。魏婴不想坐在这里,却又不好直接说走开,何况外面还有狗虎视眈眈等他自己送到嘴里。金凌这样的心不在焉,也看出魏婴一脸苦闷,就开口邀他出去逛逛。等两人齐齐站到地上,他看自己比现在的魏婴还要高出一截,倒真像个哥哥一样认认真真带着魏婴。

“先说好,如果有狗,自己爬树,不准跑到我身上!”

金凌边走边打量,这个人真的和梦里的少年太像了,两个人一反常态没有拌嘴,金凌一路沉默,也就是大脑当机一下子处理不过来了。魏婴现在正是记忆冲突的时候,走出门外先是欢呼一声,又很快看着这样的莲花坞和这样的云梦,与记忆里的相似又不同,不由得有点失落。但出于新鲜感,又很快满血复活。

魏无羡才不会把自己搞得这么惨!

金凌防备了几天,那个梦也一点没有要出现的迹象,在看到魏无羡渐渐长大得和自己一般高后,就彻底放下这个梦了。

十二月间,云梦已经很冷。已经没有金丹的是要麻烦得多,再加上常年与鬼气相伴,魏无羡的小日子偶尔不是那么好过,畏冷,畏热又易病。偏偏这人又性子活泼,从外面看不出来什么。若非朝夕相处,并不是那么容易发现异常的。

云梦的雪向来不是很大,只薄薄的在地上铺一层。雪夜总是安静的,金凌仿佛能听到自己的鞋踩在雪上的声音,但是被身后的风声掩住了。他走向魏无羡的房间,远远的就看到窗上映出的烛光,也不意外,魏无羡向来睡得晚。门轻轻一推就动了,金凌忍不住在心里骂他,这个人记性该有多差,又忘记锁门。不过又这门又像是专门为他留的,虽然金凌今天只是突发奇想来找魏无羡。金凌把披风脱了挂上架子,就听里面魏无羡拿着腔问“是哪位哥哥造访啊?”“是你凌哥哥。”金凌走到里间,给了他一个白眼。就看到这人整个缩在床铺里,拿棉被把自己包个严严实实,金凌又切切实实把他数落了一遍,“冷就叫人多送几个火盆子来啊。”

“人都睡了,改明再说吧。”魏无羡笑嘻嘻,捏着耳朵,道:“含光君就在隔壁,算算这会该睡熟了,当心把他吵醒。”

“那你不早说,进去进去。”金凌拿手把他往里边赶,自己盘腿坐上床,叫魏无羡直说稀奇。

“今天是转性了?以前你叫你近些你都不愿的。来吧,这事怕不简单吧。给我说道说道。”魏无羡把自己挪进去,又把棉被开个口想把金凌包进去,被果断拒绝。

“我问你,对舅舅的事你还记得多少?”

“?”

“就是……诶,”金凌说他没默契,又组织了一下语言,“你觉不觉得最近舅舅有点怪?”

“我说不上来,但是肯定有问题。”他自然是江澄,但又不一样。紫电认主是不会错的,可金凌总觉得这样有些不对。思前想后,这事可大可小,这么一大家人,能把握好这个度和他研究的也只有魏无羡了。

“以前舅舅不是这样的。”舅甥相处十几年了,江澄有问题金凌自然感觉得出来,但这又超出了他对江澄的认知范围。

魏无羡咳了一声,道:“就为了这个呀?”

“我去把仙子叫来。”

“你具体说说情况,我再分析分析。”

“……”

“江澄这性子你也知道,越是想不通的事他就越爱钻牛角尖。你说他是我来了以后才这样,在其他时候你也没觉得奇怪吧?那就是说是对着我的时候才这样,那有什么担心的?我不在他办事的时候出现就行了。”

“不对。舅舅他的确是在面对你的时候会那样,但是你不在的时候他也是心不在焉的。我见到过他遇到很多问题,但都没有这样让他烦恼过。”

“你具体一点说说他怎么个心不在焉,是在什么时候心不在焉。”

“反正你不在的时候他就心不在焉,你在的时候他又……”

“又……?”

……

当然,两个人说了一晚上也没分析出什么,魏无羡把江澄的问题归结于江澄(宇直)还没能把对他的态度捋清楚,所以对着他的时候有点不自然,而金凌每每要被说服的时候,又否定了这类结论,然后霸道要求魏无羡再想个说法说服他。

“……所以嘛,就说你太操心了……”

“喂。”金凌推推魏无羡,这个家伙嘴上还在说,眼镜已经闭上了。肩膀一晃一晃靠到墙上去了。

魏无羡没睁眼,说“说话嘛,是动嘴又不用眼睛。”金凌也看出他想睡了,白天魏无羡还带他去射风筝走街串巷买小吃,今天也真的有点累了。但金凌就是不想他睡。他挪过去把软成一团的魏无羡拉起来,拽着他的手不让他靠墙。

“江澄他不想让你知道的东西……你三棍子也不出个声的。你就把这些问题反应给他,看他怎么说。”

“他想让我知道的就那么一点点,我不自己刨他才不说。”

后半夜金凌也开始犯困,躺在床上没声了,魏无羡半天没听到声响,撑着眼皮四处找人,看金凌睡得熟,摇摇头笑笑,起身把蜡烛吹了。金凌醒的时候天已经混沌亮,他拒绝魏无羡的留宿,毅然决然掀开被子,强撑起来回房了。 

不得不说少年人精力就是好,熬了大半夜的金凌还是在正常时间范围醒过来,叫人去送了几个火坛子给魏无羡。回说没有送到,魏公子才睡下。宗主昨夜似乎和他谈了一宿,今早上才从他房里出来。

他们两才说完江澄,江澄后脚就去找魏无羡,这怎么看都有点过去凑巧。金凌想想,又去找魏无羡了。

魏无羡当然还在睡。

他这一觉睡到下午才醒。一睁眼看到金凌正抱手站在床边看他,直呼“苦也。”原来昨晚江澄回来得晚,他刚刚送走金凌,还没来得及熄灯被路过的江澄看到,以为他睡不着索性就来看看。

说话间蓝忘机走进来,抬了碗粥放到桌上,转身过来看他,魏无羡把脸别开下了床。

这气氛有点不太对啊……

金凌想着自己可能打扰到他们了,便行礼起身离开。

第二天再见到魏无羡,他整个人精神状态好多了。 








夜澜/隐巍澜 喝假酒的梦魔

小澜孩变真·小男孩( •̀∀•́ )

正文

这个梦不知道是从哪里开始的,赵云澜唯一能肯定的是现在身处梦境。

身上的衣服大了一大圈不说,周围的建筑,房子也变大了。屁,是自己变小了。自己的玫瑰花刺也没了,还挨大大的鞋子绊倒,虽然一点不痛。索性赤着脚,赵云澜拖着这一身过大的衣物,找到家童装店。大中午的,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店里也没什么人,找了一套合适自个的衣服,又掏了钱包把钱放到柜台上。他坐在街边长椅上,开始思考人生。现在自个这样,有5岁吗?他一向对这些没什么概念。然后就这么等到天亮自然醒吗?总觉得没这么简单说,这一切都真实的不像话,连太阳光的感觉都这么真。但是摔跤了又一点痛感都没有……正想着,身边就坐下来一白衣人。

夜尊。

心里骂了一句卧槽,赵云澜跳下长椅就想跑,在脚触地的瞬间又生生停住。怎么说这也是现在为止唯一出现的除他之外的生物,这要错过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碰的上。显然对方也是这么想的。被揪着衣领一提,他又坐回原位。

夜尊语气平淡,毫不掩饰地打量他“你跑什么?”夜尊发誓看到这小鬼头上高高立起的两只狐狸耳朵,一耸一耸的在噼里啪啦打算盘。

“我……我……我要回家!!!哇!!!”

哭了……竟然哭了……我还错怪他了不成,夜尊揪着他领子的手放下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僵在那里。夜尊揉揉眉心,“打住,停。”

真汉子,眼泪说停就停!

稍稍想了一下,夜尊走到他面前蹲下,“小鬼,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瞄了一眼周围,“龙城老街……但是又不太像。”

“你叫什么?家住哪里?”

“……”赵云澜低头不说话。

一只手抚顺了头顶的乱发,夜尊谈不上温柔但也耐心十足。“你不说,我怎么把你送回家?”什么样的人夜尊没传销洗脑过,对付一个孩子还不简单。赵云澜迟疑了一下,又像是下定决心道“我叫曹小光,我家住在咸水路9号。”一本正经。

“你怎么会来这里的?”继续耐心诱骗。

废话老子知道自己怎么来的还有你的事。“老……我一睁眼就到这里了。你真的能送我回家吗?”看夜尊看着他,就又补充了一句,“哥哥,我想回家!”抬头对上夜尊,撇撇嘴隐隐约约有又要放声大哭的意思。毕竟现在这个体型差可不太妙,先认个怂。看来对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夜尊当然不想带个拖油瓶走,但这是这么久以来见到的第一个活人。总觉得现在错过会坑……嘛,且带上看看。让赵云澜在意的是,刚刚他试过,在这里他的枪打不出子弹。那夜尊的异能,在这里会不会也受到限制?

所以这个的确是双人模式对吧。明明刚刚一个人也没有,大中午大太阳下,冷冷清清好像所有人有不约而同去睡午觉了。现在从街边转角零零散散走出来一些人。还是一看就路人得不能再路人的那种。没有人说话,也没有抬头张望的,全都安静的在走自己的路,连夜尊一身长袍白发都没人发觉有异。这个场景着实有点诡异。看看木头一样的路人,又低头看看身边的小鬼,夜尊皱眉。不知道特调处现在是什么样子,估计两个人想到一块了,夜尊站起来,意示赵云澜出发。

理论上这就是个梦,但现在看来,这个梦怕没那么简单。夜尊当然没这么好心带他去什么咸水路,眼看着离特调处越来越近,赵云澜不敢打赌,正想叫停,迎面走来两个熟悉的身影,祝红和大庆。

“……”

祝红夜尊是见过的,赵云澜心里想挠墙,来个人告诉他个准话吧这个是梦吧是梦的对吧。话说回来,赵云澜小时候的样子,大庆也是知道的。情况有点复杂,不知道夜尊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明显那两人也注意到那边的两人,快步往这边走来。赵云澜只能硬着头皮冲上前去挡路,“哥哥!我们走错了,这里不是我家!”不得不说,夜尊对这声哥哥还是很受用的。索性刚刚的人名,地名都是真的,夜尊要查也不怕。 话才说完,他整个人就被扯着胳膊拉到一边。

“来者不善。”

仔细看看,他们看向他的眼神简直叫人发毛,而且,丝毫没有把注意力分给身旁的夜尊,他们是冲他来的。心里咯噔一声,这个绝不是正常的祝红和大庆。眼看着他们冲过来,出于准确的第六感,赵云澜选择跑。再回头夜尊已经往特调处的方向慢悠悠去了,刚刚分一点心,就被两人追上。小短腿真的不方便,两圈下来赵云澜有点沮丧打算破罐子破摔停下来,且看看他们要做什么。停脚坐下等死,那方夜尊却赶了回来,像是正在气头上。他伸腿绊倒祝红,再抬手打晕大庆,动作一气呵成。第一次见到动作幅度这么大的夜尊,他有点看花眼。

夜尊把小鬼带到附近一家咖啡厅,里面稀稀落落坐了几个人,也是木头一样,坐在那里不动也不说话,低着头,死气沉沉。值得注意的是,夜尊的确没有用异能,全凭物理攻击。赵云澜心里暗暗叫声好。还没等开心完,就被夜尊拖到前台桌子上坐着。

“回答我,”夜尊抓着他的肩膀,“你是谁?是地上的,还是地下的?”

赵云澜不知道他发现了什么,脑袋里飞快过了一遍刚刚的事,也没发现是哪里露馅了。

小孩子毕竟皮肤嫩,夜尊手上才下两分力气,他脖子上就只剩一片麻木的痛。明明说好的是梦不疼的,他感觉得到脖子上那块地方揪心的疼。这厮下手太黑了。

“……我……”张张嘴又不知道怎么回答,夜尊既然能在地下筹谋这么多事,对地上绝对是有了解的。只是不知道是否已经了解到一个小孩的脸那么精确。不说话,他一手稳着赵云澜,一手抚上肩膀。他就抓着不放,直到红肿一片。这两兄弟都这么喜欢稳着让人受刑的吗,赵云澜心里大骂。眼看着这家伙的手渐渐往下,本来不想多想的,也被逼得耸了一下。他两只手抓着夜尊要作恶的手,颇有几分示弱的味道。倒不是受不了了,虽然的确难受,只是一般小孩遇到这么个情况,该,怎么办来的。

夜尊不说话,心里已隐隐有了一个答案。他转身走开,赵云澜撑着爬起来,无奈桌子太高又下不来,整个人也头晕眼花的,索性坐着不动。

夜尊回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件外套给赵云澜披上,又拿纸给他擦掉头上的血,动作轻柔像情人一样。他把他抱起护在怀里,感受到怀里人下意识得发抖,夜尊勾起嘴角。

所以大爷您这是犯的什么病,惹不起惹不起。赵云澜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地下异能者众多,其中有一种叫梦魔。可以制造梦境,通过精神控制,杀人于无形。”想了一会,赵云澜说出心底盘旋了很久的答案,估计这位把他的身份也猜得个七七八八,只等明天一早醒来找人验伤罢了。

“对。”夜尊抱着他,走到街上。心情愉悦,等他的下文。

“你本来想通过我的梦达到什么目的,但中间出了意外,你也随我来到梦里。这个梦的目的是我,所以看到他们来找我你就大体猜到我的身份了。但你不敢确定。”

“在梦里面认错了人,就出不去了。”

想想他的确没叫过任何人的名字,“那你的目的是什么?”

“令主不妨依据在下的行事风格猜猜看。”

“……”

“令主,再会。”

赵云澜悠悠转醒,梦里什么都有,醒了反而什么都没了,眼前一片漆黑。他想,自己是上辈子欠了这小畜生什么,第一次见面,眼睛就看不见了。第二次在梦里见的面也能被他搞得一身伤。身边有脚步声,沈巍敲敲门,脚步声消失了,他走进来,顿住脚步。“这,这是怎么回事?!”

—————————————

小剧场1

一开始,夜尊也没发现自己入了梦,压根没往那个方向想。所以小鬼介绍自己叫咸小水的时候没那么怀疑。

“哥哥,我要回家!”夜尊看着眼前这个小鬼,才不想承认被这句奶声奶气的话萌到。心里微微一动。

“哥哥,我们走错了……”那边祝红大庆赶过来,他突然想到,有一个办法,可以验证眼前的,究竟是不是梦!

……

所以这个是那个梦魔造的梦对吧,他是喝了假酒吗怎么不把他自己也投进来?!所以,那个小鬼,是令主对吧。

以及,醒来以后的夜尊。

突然反应过来……令主叫我哥哥!!!

……地下安生了整整三天。

众:天柱突然这么安静有点不习惯呢。

夜尊:(失血过多刚刚醒来)果然还是要把小云澜抢到手呢。

小剧场2

论教授家暴

明明昨天还好好的……赵云澜失明后被教授带回家照顾。一直以来,大家都很放心,直到……

小澜孩被大庆悄悄拉到一边,“老赵,我问你啊,你老实告诉我,你们昨天晚上怎么了?”大庆喵看着他鼻青脸肿的,有点三观崩坏。

小剧场3

夜尊那个混蛋!我的令主我和他只是长的像呜呜呜我也很心疼QAQ

……坐在小澜孩床边的鬼面如是想。

窗边放着夜尊差人送来的药,手一挥,药被扫出窗外。顿了一下,手又挥,把药拿了回来,轻轻放到小澜孩枕边。

——end——